本文轉貼自PTT
台灣最大的本土社群網站
分享這篇文章到Facebook、Google+或噗浪!


 作者  goplayer (弈本無心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看板  NTU 
 標題  Re: [大事] 校務會議文字直播(陳文成紀念碑案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時間  Sat Jun 16 10:05:21 201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註:因此會議代表之姓名表示方式,是以我自己的現場聽打方便跟認識為準,
    諸多「某教師代表」並非全是同一人,僅是因為其發言時沒有報出名字,
    或是我沒聽清楚。未有全名也往往只是顧及聽打速度或未及查證。盡量事後補齊。
    姓名與記錄錯漏部分,也歡迎其他有在現場的同學推文指正,我會再修正。

陳文成案相關資料(秘書室)

台大88-1學期第2次校務會議紀錄

案由:為維繫本校學術環境之純淨,尤其是確立選舉期間應有的校園中立,
      務請杜絕本校任何個人與單位可能導致校園政治化的行為與活動。
建議:

為確保本校純淨與中立之學術環境,請確立並落實下列規範:

一、任何選舉期間,校園內一概不得「以公開之方式刻意宣傳」對
    特定候選人或政黨的支持(或反對),或者為其宣傳。
二、不得以本校或所屬單位之名義,公開表達對特定政治人物或政
    黨之支持(或反對)。
三、學生關心與了解政治議題之校內活動值得鼓勵,但務必要求其
    主題完整與立場平衡,以確立學生活動的中立性。
四、促成教師自律或予以必要之規範,避免透過研究、教學與課餘
    活動,刻意影響同仁或學生之政治立場,以確立教師之專業中立。
五、系所、院、校等課及行政單位,務必貫徹行政中立,尤其是確立
    立中性之立場與形象,確實防止校內各種造成政治化的行為與
    活動,包括實物展示的政治崇拜、過度的政治取向宣示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提案討論:

(提案內容參學生會說明文章:#1FstoJgB (NTU) [ptt.cc])

農經系徐久忠:這個紀念碑如果放在二二八紀念公園,相當妥當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是放在學校裡面,我覺得很奇怪。

學生會鄭明哲:回應一下關於秘書室的資料部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沒有要求今天馬上要設一個碑在校園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而是希望可以啟動一個討論機制,討論其如何在校園內呈現。

學代會江昱欣:我覺得這個前案是在2000年總統大選時提出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拿紀念碑來比附援引,有欠公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認為人權是沒有藍綠的,我們彰顯的是人權而非特定政黨的喜好。

數學系李教授:陳文成過世的時候我還沒進台大,我覺得學生講得很好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對歷史保留是很重要的,就像台大對u公圳的保護一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台大歷來對於威權政體的衝撞,我們應該予以討論,紀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樣才是一個多元、一個「人」的社會。

法學院蔡宗珍:我們不能把陳文成界定為政治人物,把這個事件定位為政治事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是一個轉型正義的問題,轉型正義是對過去記憶的理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沒有記憶就沒有真相,沒有真相就無從去連結過往的時間之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一、這個案子並非要馬上設碑,而是希望設立專案小組處理此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、紀念碑未必是很高聳的,也可能是在該地一個小小的石頭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寫明他的事蹟,留下一個線索,讓學生走過時思索一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讓學生能夠連上前輩所走過的路。

公衛院教師代表:這個事件當時發生時我是大四,現在學生要透過立碑去紀念這件事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也有被其他學生問到我學生時代的事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現在有同學願意關心台大的歷史,這樣很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是啟動一個討論的機制,就像對哲學系事件一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想陳文成博士也不願事情變這樣,對於當時發生什麼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深入去了解當時發生什麼,或許日後還會有不同詮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教育的角度來看,這是很好的,台大在自由的追求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向來有著重要的地位。

應力所張教授:我回國的時候正好發生這件事情,大家都很震撼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對台灣的民主有很重要的影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可以放在校史館內,把事實陳列出來。

公衛院蕭朱杏:1.學生來談這個案子時,我並不覺得學生認為是個政治事件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陳博士若是活到今天,你也不知道他是哪個黨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本案是關於對於自由的爭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3.陳博士即便在美國工作,也仍然關心台灣這塊土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想這足堪表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4.陳博士這一事件發生時我太年輕,但我是在卡內基美濃大學念的博士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校內有陳文成博士基金,內容就是鼓勵學生關心社會。

社科院劉教授:前面有幾位連署人已經講過連署的理由了,我就不重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台大校園裡面,可能有百分之八十的學生不知道這件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當我看到這個提案的時候,我覺得起碼學生有要了解校園的歷史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而這個校園歷史,是跟台灣的歷史息息相關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不覺得這應該被定位為狹義的政治事件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也認為祕書室的這份資料,跟本案完全沒有關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學生是要透過對校園歷史的探索,去了解台灣的歷史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要怎麼呈現,可以再讓小組來提議,不要把它想像成威權的巨碑。

圖資系教師代表:這事件就在我們系館旁邊,大家說起都說是從那個樓梯掉下去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講起來都很害怕。如果大家真的要紀念的話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很多地點,如果在圖資系紀念的話,我們系上有許多女生,會害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家講起鬼故事,也都會講起那個樓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校園內有很多事件值得紀念,他表達的形式有很多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希望表達時可以用其他方式,不要在圖資系蓋紀念碑。

法學院吳秘書:陳文成事件是社會發展的陣痛,在前人的努力之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現在社會中也有了人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想要紀念可以使用很多方式,例如編一本文集。

研協林欣曄:引用周老師的文章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我個人有一個小小的夢想:說不定將來在臺大校園某個杜鵑花叢底下,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們立了一個小小的碑,小小的就好(悲慘的事要求低首省思),紀念二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八和白色恐怖的臺大受難者(死刑犯和坐牢者一同)。當我們在校園漫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,享受良辰美景,偶而想起那些在生命不同階段被剝奪可能性的學長,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以信步走來,放一朵小花在碑前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八十九年案子審議時我也在場,那時明確的是要規範「競選旗幟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次關於圖資系師生的顧慮,我們也有一個很大的墓園在校內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想陳博士應該不是一個披頭散髮到處嚇人的鬼魂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說是要排除政治事件,我想不把這件事情談清楚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家是反而不敢參與政治吧。

農經系徐久忠:紀念碑是紀念跟我們有關的人,就像我記得我對面的教授後來得癌症死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覺得你要紀念沒有問題,去放到校史館裡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紀念校友,那為什麼不去紀念過世的台大醫生、過世的台大教授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為什麼很多老師碰到這件事情不敢講話,因為看到學生就不敢碰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校務會議代表應該要勇敢講,我們不希望這件事進來!

政治系黃長玲:當我們在說他「不是政治事件」的時候,至少以學校提供的提案來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當初提案的是「政治力」退出校園,是要威權的政治力退出校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陳文成過世的時候,他就是關心社會的普通人,手上沒有政治權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很多國家是把歷史的傷痛,轉化為民主的資產,這是轉型正義的核心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重點不在於政治化一件事情,而是因為國家要往前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希望走向民主人權,這是第一點,要把他轉化為民主的資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點剛剛同學提到港大跟德國的例子,美國也是有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十年來,空間紀念的方式也不斷討論,變動過很多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韓國大學當中也有四一九事件學生受傷的紀念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全南大學當中也有光州事件的紀念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台大今天應該要勇敢擁抱歷史。

文學院陳弱水:1.關於這個紀念碑不是人的紀念碑,是事件的紀念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與本校有獨一無二人與地上的結合,無法想像可以設在其他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設置的效果上,第一有療傷的效果,這件事造成很多傷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可以開始療傷;第二也是服務,我們為台灣社會做出貢獻;第三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政治不能進入校園,這不能太狹隘,不然就只是經濟體而已。

農經系官俊榮:我本身肯定這個案子,但作法上有問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八十九年這個案子有太多的張冠李戴,我當時也是提案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重點在於對於實質紀念物的考量問題,要維護「純淨的校園環境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次,我們現在台大很多遊客,都是在舟山路吃喝玩樂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是都沒有去傅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另外要對研協林會長提出抗議,你把陳博士跟傅校長相提並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非常非常不恰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今天到底要紀念什麼?你可以對陳文成有自己的紀念方式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你今天放在那邊就是影響到別人。你要立一個碑,就是影響到別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家不要掩耳盜鈴,他就是一個政治聯想,這能維護純淨的校園環境嗎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本事就去立在警總前面,或是數學系自己紀念,都要放台大還不夠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你是來吃喝玩樂的遊客,還是懂得瞻仰傅校長的台大學生?

法學院王兆鵬:這是我們一個小孩子,死在我們的土地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剛剛有老師說有很多老師都死在台大,但我們是為了學術鞠躬盡瘁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這個校友並不是這樣的,這個案子可彰顯我們是一個大家庭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會保護我們自己的小孩子。

秘書室張培仁:對於此事,陳文成基金會先前有來函,補充一下。

材料系教師代表:人一輩子很多事情都有恰當的地方,陳文成事件的地方是校史館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想想看從小到大,被立碑最多的人是誰呢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立碑或許有人景仰,但日後可能會成為衝突的焦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立碑是否是最有利的選擇,對台大有利嗎?  這是我們該考慮的。

數學系李教授:這個案子是提案要成立小組,雖然我個人是贊成立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顯然是可以繼續討論的,也需要討論。

某教師代表:既然是數學系的事件,是否讓數學系做,我們從旁協助。

某教師代表:是否可以建議修正通過,成立小組,但不一定是紀念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要立碑也要考量圖資系的問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事件應該要給他一個起步,而不是卡在這邊。

公衛院詹長權:我去慕尼黑大學看他們怎麼紀念納粹時期被害師生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把他們的手稿燒成灰作成磁磚,因此要紀念可以有很多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以前在陳校長任內,有成立過四六事件的小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經過討論之後,發掘了很多台大師生的事蹟,也恢復了一些老師的教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蠻贊成提案,具體怎麼做可以再討論,但大方向這是台大重要的一步。

社科院蘇國賢:我看這個案子是要成立專案小組去討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們連討論這件事情的自由都沒有的話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我想我們真的需要一個碑了。

農經系官俊榮:我覺得學生對某些教師代表的鼓掌不太恰當,會讓反對意見者難以啟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你立了碑可能成為爭端的起源,就像台大校門廣場整修後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事情就不去校務會議講,跑去廣場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台大歷來有對哲學系事件、四六事件作調查,但最後也沒有立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討論說要立碑,我覺得是強人所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贊成對這件事情成立小組討論,但如果過度堅持要立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說不會嚇到人,也只是掩耳盜鈴而已。

學務處竇松林:對本案我有一個意見,是說提案裡有說這事情真相未明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否應該先把真相弄清楚,再提到校務會議裡來討論。

生農院趙柏瑄:我希望表達一些未能到場的學生意見,現在已經有兩千名學生支持此事,
(院學生會長)  希望現場能夠重視學生的意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藉此讓學生知道,其支持一件事情會有所改變,這是很重要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位學長是再次提醒我們對自由言論的捍衛,這是非常值得敬佩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不懂為什麼在討論中會有很多人認為會泛政治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面對過去就必須要勇敢,現在學生已經做到這個程度了,希望大家支持。

音樂所沈冬:台大是個多元的環境,有不同意見應該要討論一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許多人都說本案應該要跟政治切割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我們今天通過這個案子,會與社會有所反響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台大歷來堅持的就是不與政治發生任何關係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此我們的典禮從來不邀請任何政治人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們今天通過這個提案,我唯一顧慮的就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要讓社會覺得台大的圍牆已經被政治攻陷,跟特定政治勢力掛勾了。

歷史系吳展良:陳文成事件是台灣歷史上的重要傷痕,至今還沒有痊癒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學生今天提這個案子,這麼多人連署了,是值得重視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算死亡真相未明,他畢竟確實是被約談而數日未歸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這是威權時代集體性的壓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爭議不是在於說要不要現場成立紀念碑,而是要成立小組去討論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是贊成原案通過的,有許多人其情感強到覺得有需要成立紀念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此就應該要去研擬,我們要尊重被傷害的感情與記憶,這是其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,學校應該要拒絕「外部」的政治力,但要鼓勵學生去關心政治。

城鄉所黃麗玲:先就建築形式來講,碑有很多形式,埋在地上的也是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次是在多元的建築形式上面,例如有碑是兩面表達不同觀點,供參考。

學生會鄭明哲:感謝許多委員的肯定,我想學生並不是要紀念特定人物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而是紀念其追求言論自由的精神,我們是希望透過專案小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能夠做相關的調查,並統合相關的系所,去討論事情的處理方式。

研協林欣曄:回應一下竇秘書要求把真相弄清楚再來的意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真相的部分,他有從事民主運動,是台大校友,回台後被警總帶走約談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至於其死因,如果當時都能水落石出,那我們今天也不需要這個碑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講到台大的精神,我也常去傅園,我會想說如果是傅校長會怎麼做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要紀念此事並非獨重陳文成,碑也有很多形式,不代表忽視其他人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反而是要藉此機會喚醒大家的記憶,不然現在又有多少學生知道殷海光?

某教師代表:眾人之事就是政治,因此他當然有政治意涵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想大家擔心的可能是台灣的藍綠對立,這個案子只是要成立調查委員會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本身的成立也會帶來威權貽害、藍綠爭執、新聞炒作等等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台大會擔心這件事情也是必然的,我們可以想想看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這個案子會成為明天的新聞,如果我們否決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樣會被說台大逃避此事,這個傷口至今未癒合,這樣也會傷害台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次這個案子若通過,除了讚賞台大之外,綠營人士可能會藉此批評威權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既然馬總統也曾經為威權政府的所作所為道歉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此如果藍營能夠反省這個過程也很好,如果不分藍綠都追求自由民主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能夠對歷史進行反思,那對台灣是很好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要說綠營人士會來鬧事,我想這是太過了,校園是一個沉靜與反思的地方。

校長裁示:這要講一些故事,我的前任陳校長,說要維持純淨的校園環境,
          陳校長任內平反了四六事件、哲學系事件,這些事情平反時當然有外力,
          除了陳文成之外,也還有殷海光,我想請校史館,以歷史研究的角度,
          給一點意見,不一定是立碑,就本校教職員與歷史,看是架個網站,
          把重要的都列出來。

學代會江昱欣:我建議全案逕付表決。

某教師代表:本案的「相關單位」是否就是校史館,然後就這樣通過。

某教師代表:我附議原案逕付表決。

校長:我講得有沒有反對?沒有人反對就不表決了。

學代會江昱欣:即便專責單位是校史館,但各方代表應該要納入。

校長:我的裁示「請校史館就本校校園與教職員相關重要歷史,
      以相關適當辦法納入校史。」有沒有人反對?

歷史系吳展良:我反對,既然是針對原案去討論,應該根據原案表決。

校長:我的裁示「請校史館就本校校園與教職員相關重要歷史,
      以相關適當辦法納入校史。」有沒有人反對?

歷史系吳展良:我反對。

農經系官俊榮:我剛剛抗議研協把陳文成跟傅校長類比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有很多事情,陳文成紀念碑不能讓台大往前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程序上校長剛剛如果是提出修正案的話,我附議,就應該先表決。

校長:好,那附議我的修正案的人請舉手,發投票單。

學代會江昱欣:在修正案提出之前,原案我已經先提出逕付表決,也業經附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請議事員說明現在此一程序是否正當。

議事員:任何的程序都是要由主席處理的,主席提出的修正案當然要先處理。

學生會鄭明哲:校長的提案是否能夠納入我們邀請各方人員的提案內容?

校長:就寫「適當人員」就好了,不要寫那麼多。

學生會鄭明哲:我想學生代表與相關民間團體的意見很重要,希望能夠納入。

校長:好,我的案子:「請校史館就本校校園與教職員相關重要歷史,
      邀請相關人員,以相關適當辦法納入校史。」採正反決,支持的請舉手。

贊成:52;反對:39。修正案通過

註:因此會議代表之姓名表示方式,是以我自己的現場聽打方便跟認識為準,
    諸多「某教師代表」並非全是同一人,僅是因為其發言時沒有報出名字,
    或是我沒聽清楚。未有全名也往往只是顧及聽打速度或未及查證。盡量事後補齊。
    姓名與記錄錯漏部分,也歡迎其他有在現場的同學推文指正,我會再修正。

--
※ 發信站: 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
◆ From: 140.112.4.192
推 cwj886728:怎麼反對的都是某教師代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23
推 chipretender:原來紀念一個因為威權統治殉難的教授會汙染校園....   06/16 11:23
→ chipretender:敢反對不敢讓人知道是誰呀@@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24
推 ct13723:因為會被扣帽鬥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26
推 chipretender:他似乎很過敏 怕立了那個碑讓他看了不舒服?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26
推 cwj886728:拿癌症死掉來類比的那個教授有點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26
→ chipretender:他拼命扣這個活動在做政治聯想了 匿名鬥臭活動 真屌~  06/16 11:27
推 lisasweet:某教師代表是誰啊???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30
推 chipretender:某教師代表的思維邏輯竟然可以讀到博士....真是奇蹟   06/16 11:31
→ chipretender:對他來講一個不明不白被害死的人 = 癌症病死的人....  06/16 11:32
推 lisasweet:稍微看了一下 部分支持.部分有條件支持,部分反對@@       06/16 11:34
推 AmamiHaruka:大概又是個民間人士來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34
推 cwj886728:有幾個教授的發言真的會讓人想鼓掌叫好 真想去現場       06/16 11:37
推 chipretender:看這一串發言 我突然發現無腦跳針不只是酸酸的專長    06/16 11:39
推 chipretender:真想給最後一個某教授拍拍手!!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43
推 chipretender:校長講的真模糊呀 不過大概是反對立碑吧@@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45
推 vitaume:最後的某教授說的真好!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52
推 itrytodoit:校長好像是反對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1:56
推 karuwolf:"主席提出的修正案當然要先處理。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00
推 a801393:個人感想:1.認同校園行政與教學應該保持中立性,雖然李校    06/16 12:05
→ a801393:長自己就曾多次表態 2.但學生為甚麼要中立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06
推 francois:秘書室提出是什麼案由...隱喻失譬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06
推 ponyon:看到第一行純淨2字 就覺得台大沒救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13
推 chipretender:我覺得實在很奇怪 誰說紀念白色恐怖就一定是泛綠?     06/16 12:13
→ ponyon:還有圖資那個在講甚麼鬼 女生會害怕?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13
→ chipretender:台灣人就是搞到只看政治立場不看是非就對了 真了然..  06/16 12:14
→ chipretender:你不立碑 之後大家知道了還不是也一樣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15
→ ponyon:推蔡宗珍教授 唯一有列出全名的老師 (上學期憲法課老師 挺)  06/16 12:15
推 francois:這種對言論自由的保障應該是不分黨派色彩的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17
推 chipretender:抱歉我有點閱讀障礙@@ 修正案通過代表之後要怎辦?     06/16 12:17
推 haviccy:推紀念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18
→ francois:就算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中也有不少"非本省籍"族群的       06/16 12:19
推 AmamiHaruka:代表以後a5378623估狗的時候第一筆就估得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19
推 wolfbequiet:某教師代表是哪一位可以註明嗎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0
→ francois:為什麼好像談這議題就等於民進黨...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0
推 ceru:研協會長拿傅園跟紀念碑做對比是要強調「墓/碑不見得可怕」吧  06/16 12:20
推 chipretender:我也覺得很奇怪 紀念'當時異議份子死難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1
→ ceru:又不是拿傅斯年跟陳文成做對比,為什麼會有委員認為比喻失當   06/16 12:21
→ chipretender:等於是泛綠人士的行為 這種扣帽子的方式跟對岸沒有差  06/16 12:21
推 gino0717:一天到晚說不要政治化的人自己就是最政治化的...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1
→ chipretender:別...  台灣民主化這麼久 這真是太可悲了!!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1
推 duck7831:修正案通過應該是指這件事情就交給校史館去納入校史吧     06/16 12:22
→ chipretender:推gino0717!!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2
→ duck7831:但對於原案提的立碑就忽略了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2
→ chipretender:我就是搞不清楚是不是列入校史就算了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2
推 ponyon:就是河蟹的意思 這案早就定調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27
推 AtmanLin:嗯 基本上就是河蟹 一邊:立事件碑 另一邊:這是墓碑(抖)  06/16 12:30
推 bigfish0330:校長別模糊焦點好不= =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35
推 achiang40:中立大絕!先前教師掛系名參與兩陣營發起的聯署都是錯覺   06/16 12:38
推 pmtinameow: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43
推 wolfbequiet:跟公共藝術結合的紀念碑一點也不可怕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50
午休補充教師代表全名  感謝現場同學對各院教師姓名的補充
推 eric795:第六頁的某教師代表是歷史系陳弱水教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2:57
已補充 感謝
※ 編輯: goplayer        來自: 140.112.4.192        (06/16 12:59)
推 wildmemory:反對的都是教師因為學生人數實在太少了串連比較容易     06/16 12:59
推 ahlolha:馬英九對威權道歉就可以弭平一切了嗎? 他現在還不是在     06/16 13:01
推 stalinone:磁磚是公衛系詹長權老師(應該沒錯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01
已補充 感謝
→ ahlolha:威權,只不過是經過美化包裝而已。 泛綠的會藉此罵是一定   06/16 13:02
※ 編輯: goplayer        來自: 140.112.4.192        (06/16 13:03)
→ ahlolha:的,依照他們那種黨的個性。 可是就讓他們罵就好,關你們   06/16 13:02
→ ahlolha:什麼事情? 一直講政治政治化 不過就是一種無聊的藉口而已  06/16 13:03
→ ahlolha:從對話內容來看 不過就是校長跟某些老師怕事而已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04
推 LoveSeverus:推逐字紀錄 辛苦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12
推 pttkev:原來談論歷史就是政治化、轉型正義就是支持民進黨(筆記)     06/16 13:20
推 dichter:最後那位教師代表是新聞所張錦華老師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23
推 itschris:數學系是李瀅英老師 感謝辛苦紀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33
推 thisday:         李瑩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36
推 Coma:幹,我謹代表農經系向各位致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41
推 caryamdtom:徐久忠是獸醫系的老師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49
推 ryanlei:太強了  居然能現場聽打這麼長一篇討論@@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50
推 heisego:姓官的跟姓徐的 我受教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53
推 lunarblue:有些人真叫人看不起  替那些系所感到可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3:58
推 owl43:純淨,中立,不沾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00
推 lunarblue:校長不要總是怕事好嗎  反正你就快要下台了  做些對的事  06/16 14:01
→ lunarblue:留一下歷史評價好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01
推 ocmet:李嗣涔不是怕事 他本來立場就很明顯了好嗎 把無關政治的事打  06/16 14:02
→ ocmet:成跟政治有關的人 才是真正有特別政治意圖的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02
推 fasttrack:不愧是校長 把整個事件用校史裡的一句話打發~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04
推 Coma:騜:官、徐兩人護主有功,貴為上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05
推 lunarblue:要反政治力  怎不約束那些天天上節目的台大教授民嘴      06/16 14:06
→ lunarblue:反到約束起一塊碑來了 無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06
推 a5378623:結論就是,列入校史這樣子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08
推 king22649:感謝po文,這樣能讓沒去參加校務會議的人了解學校在搞啥   06/16 14:10
推 AtmanLin:官....這名字好熟悉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18
→ AtmanLin:然後圖資系的那位 因為女生會害怕(?) 所以反對有紀念碑?   06/16 14:19
推 Killua7877:官某不是之前上過不少次新聞的那位?難怪這種水準       06/16 14:19
→ AtmanLin:沒有一個在那個地方的紀錄碑 讓每一屆學生繼續說鬼故事?  06/16 14:20
推 Killua7877:#1EhZNsZZ #1Ehr8mRw 推文中更多官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23
推 tw0517tw:官俊榮不意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31
推 chandler0227:我想請問原本的主題是? 怎麼看有人扯到黨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32
推 a801393:感謝原PO 借收藏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33
推 adgjlsfhk123:我覺得比較誇張的是議事員劉有恆先生說的話,按照這   06/16 14:36
推 AtmanLin:剛開始那幾點就一直"中立" 看樣子連紀念事實都算不中立?   06/16 14:36
→ adgjlsfhk123:樣的邏輯,那我們何必須要議事規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36
推 garyqqq:原PO辛苦了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4:59
推 coobie:官大人不意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5:08
推 ichiro2201:推記錄∼讓我們可以看到會議的過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5:09
推 th11yh23:某系很X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5:13
推 PennySaf:推速記!好完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5:23
推 aelcenganda:原來台大的社會責任只剩下論文產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5:25
推 a855341:辛苦了 也讓大家看到開會校長的"技巧"和老師們的氣度       06/16 15:27
→ aelcenganda:政治為眾人之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5:27
推 gooogle79:好大的"官"威!!!!!!!!!!!!!!!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5:39
推 howlong:官場現形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5:56
推 allyours:就事論事 議事員是對的 這用修正案來處理是可以的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6:04
→ allyours:但是在修正動議通過後 其實還是要進主動議 再表決一次     06/16 16:05
→ allyours:然後代表也可以針對修正動議 或是"新的"主動議提修正      06/16 16:06
→ allyours:或是提案用唱名表決 這只要五分之一就可以 強迫表態       06/16 16:11
→ allyours:校務會議其實議事能力很低 你是少數派多念點書可以玩更大  06/16 16:12
→ allyours:不然比人頭本來就一定輸給主席和主流派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6:12
推 f0960031:何不辦台大學生公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6:21
推 tw0517tw:哪有直接表決修正動議就直接整個案子過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05
→ adgjlsfhk123:@all 在江昱欣提逕付表決時,主席在此沒有選擇性地要  06/16 17:06
→ adgjlsfhk123:詢問是否有人附議,可是主席沒有詢問,馬上就自己提   06/16 17:06
→ adgjlsfhk123:一個修正案,這是有問題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07
推 adgjlsfhk123:當有人附議原案時,一定就要表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18
推 Coma:大家不要少見多怪~被賣掉還幫人家數鈔票的人可多著呢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27
推 tw0517tw:@all感覺好像是對所有人說話XDD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32
→ allyours:覺得自己的逕付表決動議被搓掉 可以叫秩序問題呀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46
→ allyours:用"建議"不是"動議"那被主席無視很正常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47
→ allyours:覺得主席無視你的"建議"又馬上後退戰線 那當然當你收回了  06/16 17:48
→ allyours:還是一句 都當議長和學代到任期快完了 這種水準都沒有     06/16 17:49
→ allyours:只能說貴會的議規講習都白辦了 在會場上被無視剛好而已    06/16 17:49
推 ct13723:現在嗆學校才是主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0
→ allyours:嗆學校永遠是主流呀 但嗆要讓人家真的嗆到才有意義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1
推 adgjlsfhk123:江昱欣議長有提啊,劉有恆的回答就是那個鳥樣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1
→ allyours:如果只是在體制內被玩 體制外哭哭 那你學生代表幹什麼吃   06/16 17:52
→ allyours:議事員本來就是主席幕僚的角色 你不能期待他去婊主席      06/16 17:52
→ adgjlsfhk123:但不能無視議事規則到這種程度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4
→ ct13723:議事規則有"建議"這東西嗎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4
→ allyours:他沒有無視呀 只是照主席的需求去解釋而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4
→ allyours:這樣當然會讓人不爽 但他的解法"動議都須由主席接續"      06/16 17:55
→ allyours:並沒有不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5
→ allyours:你要吵 應該是吵 "停止討論動議"位階高過"修正動議"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5
→ allyours:如果會場有人提"停止討論動議"應該馬上表決是不是要停止   06/16 17:56
→ allyours:如果表決通過要停止討論 才會自動進入原案表決的程序      06/16 17:57
→ adgjlsfhk123:剛議長打電話跟我說,他要澄清她說的是動議不是建議   06/16 17:57
→ adgjlsfhk123:在速記上可能有誤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7
→ allyours:如果只是先提"建議" 動議的內容又不是議規的術語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7
→ allyours:那主席跟議事員無視你 然後會眾又沒表決反對 你就是輸呀   06/16 17:59
→ adgjlsfhk123:就說他提的是停止討論動議了=..=,速記應該有錯       06/16 17:59
→ allyours:高位階動議被無視 可以提秩序問題 秩序問題被無視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0
→ adgjlsfhk123:你對議事規則的理解是和我是一致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0
推 partneraaa:好個有勇有謀的校長^^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1
→ allyours:可以提申訴動議 經附議由會眾表決主席裁定是否妥適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1
→ adgjlsfhk123:的確在那個當下是該這樣做,不過你對雙邊議事程序上   06/16 18:02
→ allyours:校長兩句無視你就沒招了 那當然就回歸會眾表決了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2
→ adgjlsfhk123:的要求不太一致,不過這也沒什麼好戰的,就這樣。     06/16 18:02
→ allyours:我相信校長應該不懂這麼多 只是一貫蠻幹慣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3
→ allyours:但你要治蠻幹的人 當然就是要找出規則來戳破他的蠻幹      06/16 18:03
推 allyours:你現場提出不他哪裡主持不當 那現場會眾聽誰的??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4
→ adgjlsfhk123:你說的對,不過我想議長已經有盡力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4
→ allyours:當然是聽主席 或是議事員的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4
推 allyours:我相信議長有盡"力" 只是自身對議規的"知力"還是不足而已  06/16 18:05
→ allyours:莫怪我對兩邊標準不一 而是學生對校方本來就是不對稱作戰  06/16 18:06
→ allyours:要是沒有抱著要比對方多努力數倍才能打贏的心理準備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6
→ allyours:那當然就只有被"主席力"+"多數會眾力"給打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07
→ allyours:議規是少數學生手上有的武器 不練強一點 只想靠慷慨陳情   06/16 18:07
→ allyours:就期待校務會議代表會被"正義"感動? 沒這麼天真吧......   06/16 18:08
推 adgjlsfhk123:受教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12
推 squirrel0105:推速記~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21
→ ivanos:對於把學術研究和論文產出劃上等號的說法,還能說什麼呢     06/16 18:28
噓 ic6413:為什麼沒有表決主動議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41
推 ic6413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8:58
推 dichter:跟各位報告一下,表決過修正動議後,主席宣布午休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19:34
→ dichter:當時幾位學生代表有提到午休後程序上應再表決主動議        06/16 19:35
→ dichter:但午休後許多代表尚未回座主席就宣布此案依修正動議通過    06/16 19:36
→ dichter:我當時有詢問其他代表是否提起表決主動議的問題,但當時    06/16 19:37
→ dichter:已進入下一議程,若再提秩序問題情況恐怕對學生不利        06/16 19:37
推 bj26bj:「不問蒼生問鬼神」真是那位老師最好的註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6/16 20:00


----本文使用PCMAN+BBI轉貼----


※ 新版PCMAN開放測試中,新增功能:    



用PCMAN+BBI連回PTT原文